当前位置:科技 > 资讯 > 正文

渐行渐远的草编

2017-10-12 13:41:56       来源:中国网

秋种结束了,像往年一样,我照例要把父母连同母亲的麦杆一起接到城里,劳累了一辈子的母亲,如今手脚已经很不灵活了,但她仍然放不下陪伴她度过苦日子的草编。

草编主要产自我的家乡甘肃天水一带,是一种地域性强的民间手工艺品,原材料就是小麦杆,将其编织成花纹清晰、线条优美的草编,再加工成草帽、草鞋、菜篮子,还有形状各异的草垫子。

编草编的年代,是极度贫穷的年代,那时,在方圆几十里,很少有人外出务工,人们几乎都以务农为生,除了种庄稼,编草编就是非常重要的经济来源了,我们日常吃的盐,父亲吸的旱烟叶子,过节买的新衣裳,还有上学所交学费,都由草编钱来支撑。

当时,草编就是生命线,一点也不为过,每到麦黄季节时,父母就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早早在自家麦地里寻找长势良好、粗细均匀的目标麦杆,然后像陪伴自家的孩子成长一样,精心守护,日日关注,待到麦黄时亲自挥镰,把它们收获在家的希望里。

麦子上场后,首当其冲的是打理麦杆。麦杆要打理成型,需经过一定程序,也需要一些辅助工具,铁耙子必不可少,石磨子也是需要的,当然还有连枷。母亲拿的铁耙子,是父亲用粗铁丝做的,像一只弯曲的手,铁耙子的功效就是清理麦杆上的干叶子;梳理干净的麦杆上还有黄澄澄的麦穗,我们最原始的办法是将它们压在石磨上用手搓,这样做麦粒不会四溅,对麦杆也有保护作用。后来为了图快图省,便拿连枷拍打,把打理好的麦杆摆成一排,让我趴在麦杆上,母亲手持连枷,瞅准麦穗,连枷落下麦粒四溅。说实话,我敢趴,母亲敢拍打,都是基于母子之间的信任,因为村里还真发生过父母没把持好连枷,直接拍打在压着麦杆的孩子身上的事,那些也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

麦粒清理出来后麦杆也就成型了,母亲把所有的麦杆捆好,安置在早已经腾空的房子里,齐刷刷、一排排,呈滚筒状,猛地一看像寺院的转经筒,煞是好看。

麦杆搜集、整理足够了,今年的冬天就会非常充实,母亲会早早承诺我们,只要学习有进步,过年肯定做一套新衣裳,我们就做起了盼望过年的美梦。

麦杆要变成草编的过程相对要简单,把麦杆在水里泡软,然后开始编。先拿四根麦杆,以中间为基准,捏合在一起交叉打结,就变成了八根,把八根麦杆分列成三部分,一边四根一边三根,剩余的一根排除在起点处,然后左右手开始交叉编织,一根麦杆行将结束时,新的麦杆就会接上,这就是家乡草编编织的过程。

编好的草编要卖出去,变成现钱,还得加工成符合收购者要求的形状,这个在我们当地叫草编墩子。草编墩子在哪儿盘,自然得有工具,工具就是一个长方形的板凳,在板凳上面根据尺寸要求,固定两根结实的木条就可以了。我们把编好的草编清理干净,在木条上来回盘绕,我们叫盘草编,一个平面需要盘绕20圈,然后再上升一层,总共六层,完成的墩子用细绳子扎紧固定好,这个墩子就算完成了。拿到集市上,一个墩子能卖三四元,这在当时已经是非常高的价钱了,现在大概二十元左右。

那时,在我们当地有一群庞大的集收购、加工草编为一体的二道贩子,他们走村串乡、挨家挨户上门收购草编,而且竞争非常激烈,这也自然加速了编草编的队伍。在当地,不论男女老少,人人都会编草编,人人都在编草编,男人、女人、老人、小孩,一家人齐上阵。晚饭过后,一家子人便在土炕上便开始编草编,为了节省煤油,大都不会点灯,所有编草编的人都是驾轻就熟,在漆黑的夜里,只闻麦杆和麦杆之间的碰撞声,这声音像极了知了翅膀的摩擦声。

我们从出生起,基本都是在母亲的怀里听着编草编声响和鬼故事慢慢长大的,那时的学习任务在学校就能全部完成,在家里是不写作业的,晚上先要完成编草编的基本任务,才能睡觉。我是老小,爱偷懒,基本完不成母亲分给我的任务,于是我便偷偷把自己的麦杆塞给姐姐或哥哥,一旦被发现,就会挨一顿揍,我便在哭声中睡去,自然我的麦杆就由打了我的哥哥或者姐姐来完成。再后来,就很难投机取巧了,因为他们都把自己的麦杆保护的严丝不漏,有的用塑料袋子缠绕,有的放在自己的腿上,根本没机会,害得我只能自己使劲编。

现如今,村里还在编草编的只有母亲这个年龄段的老人了,也许,随着她们的离去,草编这种民间手工艺术也将彻底从人们的视线里消失。

我的母亲,劳累辛苦了一辈子,我们接她进城时,她手里还捏着未完成的草编。不编草编,母亲好像丢了什么东西,总是坐卧不安,后来为了能让母亲在城里多住上一阵子,每次接她时我总随车捎上几捆麦杆,于是,我不仅能吃着母亲亲手做的浆水面片子,而且还能看着母亲编草编,这是何等幸福的事呀!

母亲已经年逾古稀,曾经早已疼死的食指,它们僵硬得弯曲着,如同早年父亲做的铁丝耙子。母亲用这样一双手继续编她的草编,越来越慢,越来越慢,却始终没有停止。

有一天,我对母亲说,等这次拉下来的麦杆编完了,用您编织的草编给我做一顶草帽吧,现在城里正流行这种纯手工编制的草帽。真的吗?母亲抬头看着我,老花镜背后透出一丝兴奋的亮光。

后记:关于草编的这篇小散文,确实是思考良久之后才动笔的。之前多次动笔后,我总是又自我否定了,不是不想写,而是感觉题目太大,想说的太多,用一篇一两千字的散文来承接,是不合适的,也不足以表达对草编——这个地域性民间手工艺制品的敬意。

说实话,草编之于我,之于我们那个年代的人们,有着一种割舍不下情和爱,我们在草编堆里长大,靠着编草编换来的经济收入读书考试,我们能走出冯山,走出大山,是母亲亲手编的草编为我们铺就了一条康庄大道,编草编的艰辛过程也促使我们决意远行,去寻找大山外面的世界,寻找属于我们自己的梦想。

梦想远大,现实艰辛,人生路上的不断磨练,其实也是致良知的过程,走得越远,越要回首,看看来时的自己,想想未来的方向。

渐行渐远的草编

冯军权,笔名向山槐,男,汉族,甘肃甘谷人。文化学者、文艺评论家。中国诗歌协会、陕西作家协会会员、陕西(作协)青年文学协会主席团成员、陕西省散文家协会、西安作家协会会员,被誉为当代“乡愁诗人”。现任西安外事学院影视艺术学院党总支书记、副院长。

长期从事文艺文学理论研究,深入基层挖掘新型城镇化过程中人们的乡愁和情感寄托,先后创作了《回冯山》、《分家》、《棋局》、《冯山的葬礼》、《眼泉沟》、《进城了》、《与村庄为伴》等一批诗歌、散文和微小说,其作品被《延河》、《青年作家》、《青年文学家》、《西安晚报》、《农业科技报》等杂志、报纸刊登;中国网、中央党校干部学习网、中国新闻资讯网、人民日报海外版、百度、凤凰网、新浪网、搜狐网、网易、中国文化交流网、西部传媒网、陕西文化产业网、大秦网、西安新闻网、天水网、甘谷新闻网等媒体报道或转载其作品。

相关新闻

科学 猎奇 娱乐 游戏 汽车 手游 金融 家居

新闻频道
国内国际社会评论文史专题经济新闻图库老照片
军事频道
军事要闻中国军情国际军情军事历史网友原创军事专题军事图库武器装备军事文化
汽车频道
车闻Update漫话车型漫记车映像实拍解析行业动态新车资讯独家评测汽车生活人文之旅
教育频道
留学移民高考中小学拒讲堂师说商道商论
游戏频道
游点意思网络游戏网页游戏单机游戏手机游戏军事游戏游戏产业发号中心游戏美女图说游戏囧游囧事
科技频道
业界互联网行业通信数码手机平板IT硬件相机笔记本家电产品库
旅游频道
X旅行视界目的地 美图发现社区
文化频道
专题非遗沙龙历史艺文博览读书图库书画禅文化
书画频道
资讯收藏展览在线展厅艺术家视觉专题
体育频道
国际足球中国足球NBACBA 综合体育图片汇总专题策划
视频频道
新闻军事中华出品原创娱乐纪录片微电影决胜海陆空
娱乐频道
明星电影电视音乐专题图库论坛
公益频道
老兵出镜老兵动态老兵资料库关爱老兵在行动公益组织公益人物
城市频道
城市聚焦城市设计城市生活城市策划城 市图赏城市加盟城市论坛
社区频道
中华论坛网上谈兵中华拍客社会时政国际风云生活消费休闲旅游美丽女人娱乐八卦经济风云情感世界文学天地
好医生频道
保健养生疾病防治行业资讯名医谈健康 医生专栏食疗跑步
经济频道
国内宏观海外经济产经商贸时尚消费电商眼球儿企业故事专栏评说识局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