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科技 > 通信 > 正文

5G产业进程加速 中国推动建立全球统一标准

2018-01-05 13:26:57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在历经26个月之后,2017年12月21日,RAN第78次会议上,全球首个5G新空口(NR)非独立建网(NSA)标准正式冻结并发布,比最初规划时间提前了6个月。

30家电信运营商、设备商在同一时间发表声明称,首个5G NR标准的发布为5G NR全面商用奠定了基础,将加快推进全球5G产业进程。中国移动、中国电信、Verizon、韩国KT、NTT等运营商均在声明中公布5G商用时间表,称会陆续在2019-2020年间启动5G商用。

NSA标准发布被公认为5G全面商用的第一个里程碑,电信设备厂商、通信芯片厂家可以根据这一标准进行产品的设计、开发,这意味着5G产业链的构建已经正式启动。高通预计,其将在2019年推出5G NR的商用产品,这也意味着首批5G商用终端将在2019年问世。而乐观如华为者,已经预期“从2018年起将5G带入大规模全球商业部署阶段”。

不过,NSA的5G需要依托4G核心网工作,这可以加快标准进程,但并不能实现所有5G特性,也因此被一定程度上视为“过渡方案”——能够提供端到端5G能力的SA(独立组网)标准将在2018年6月完成。但3GPP(第三代合作伙伴计划)在NSA标准制定时完成了NSA、SA标准的共性设计,这为全球5G系统形成统一标准奠定了坚实基础。而统一标准,则是全电信产业链对5G最核心的诉求。

全球统一标准

5G之前,全球通信行业一直存在多个标准。3G时代,中国就部署了WCDMA、CDMA2000 、TD-SCDMA3种不同标准的通信技术,4G时代也同时存在两种标准。

多个标准的同时存在,对通信产业链而言意味着更多的成本。设备商需要针对多种技术投入技术研发、商用设备设计成本,而终端、芯片厂商推出一款 “适用于全球运营商网络”的产品的难度也大幅提升,而这些最终都会转嫁成消费者成本,遏制通信产业的发展规模。

每一个标准往往代表着企业、国家利益,多个标准共存则代表着多个国家利益之间的相互博弈,一定程度上,这也成为整个通信行业的“内耗”。但3G、4G之后,全球通信产业进入下滑通道,已经难以继续维持这种内耗成本。

从财富500强结果统计,2013年,20家电信运营商列入500强榜单,共实现收入1.209万亿美元,利润507亿美元。2017年,Sprint、Driect TV因先后被SoftBank、AT&T收购在排名中消失,但其收入则作为后二者的一部分仍列入500强市场收入中。澳大利亚电信因收入持续下滑最终跌出500强之外,而Charter、Altice两家美国运营商成为新晋者,2017年榜单中电信运营商维持在19家,但总收入只有1.212万亿美元。世界500强在过去5年中仅创造了30亿美元的市场增量,相比于庞大的体量而言可以忽略不计。其中,2013-2017年,中国三大运营商创造的收入从1909亿美元提升至2108亿美元,增加了200亿美元。相比于中国运营商的微增,全球大部分运营商都处于持平或者下滑通道。

也正是因此,大部分4G商用接近7年的国际运营商都需要5G扩大业务收入,但同时又有强烈的降低成本诉求。2013年,欧盟率先启动METIS项目进行5G研发规划,并提出了2020年进入5G时代的目标。其后,中国、美国、日韩等国家陆续发布了国家级5G规划。至2015年ITU确定5G名称、愿景、时间表之后,2020年5G商用基本成为业内共识,推动5G统一标准也成为业内共同努力的方向。

2015年之后,中、美、日、韩等国运营商陆续推出2020年或者更提前的5G商用时间表,其中以韩国“2018年冬奥会提供5G服务”的规划最为激进。基于这一诉求,5G标准化进程被不断加速,2017年2月,20多家公司在巴塞罗那移动通信展会上达成共识,3GPP其后通过了5G加速提案。

虽然,标准制定过程中依然充满激烈的博弈,但相比于以往,现阶段通信行业的国际合作远大于竞争。

5G的中国声音

当然,在统一标准的过程中,Verizon在2016年发布过自己制定的5G标准V5G,但这主要针对最后一公里特定场景的技术,虽然带来了一定“标准分裂”的担忧,但目前并没有改变统一进程。

经过数十年追赶,中国移动通信已经在2G跟随、3G突破基础上实现4G赶超、5G引领、跨越发展。中国不仅拥有全世界最大的通信市场,同时也拥有最大的通信产业链,其中华为也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通信设备商。

在全球统一标准的共识下,中国在5G标准制定中正在贡献越来越多的技术文献,并在标准制定中掌握越来越多的话语权。

日前,工信部部长苗圩在2018年全国工信部工作会议上讲话时提出“扎实推进5G研发应用、产业链成熟和安全配套保障,补齐5G芯片、高频器件等产业短板,完成第三阶段测试,推动形成全球统一5G标准。”

早在2015年9月,由工信部牵头推动成立的IMT-2020(5G)推进组已经启动5G关键技术验证和性能测试,并在2016年5月完成测试。2016年11月,由华为主推的Polar Code方案被选为5G控制信道eMBB场景编码方案,同时,中国移动又在3GPP成功牵头5G系统架构设计。

进入2017年,中国5G技术取得更多进展,IMT-2020(5G)推进组对5G技术的第二阶段测试已经完成,中国移动牵头提出的SBA架构在2017年6月被确认为5G系统的统一基础架构。此外,工信部还正式划定了3.5GHz、4.8GHz作为5G商用频谱,这一频谱规划不仅提供了我国5G系统先期部署的主要资源,也为全球频谱规划提供了参考路线。2017年底,发改委又发布了《关于组织实施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工程的通知》,明确提出了2018年5G试点的相关规划细节。

值得一提的是,在目前的市场、产业链的支撑下,中国通信产业有能力继续提升话语权。在中国移动牵头5G系统架构设计时,主要通信设备商、国际运营商已经基本认可“中国移动已经是目前技术研发实力最强的运营商”,在5G NR标准制定过程中,以中国移动等为代表的中国声音在需求、设计、架构、频段、天线等NR包含的各个方面,都参与并主导着工作的进展,仅中国移动就向3GPP提供了1000余篇5G空口标准提案,共计160余万字。

而从通信设备商角度来看,在2012-2016年间,爱立信年收入从350亿美元跌至260亿美元,诺基亚西门子、阿尔卡特朗讯两大设备商通过并购抱团取暖却依然处于亏损状态,而中国设备商华为、中兴却在逆势上涨。2012-2016年间,华为运营商业务收入从254亿美元增至436.5亿美元,而中兴则从66亿美元增至85亿美元。

不过,需要指出,芯片、器件依然是中国产业的薄弱环节,而5G核心芯片、高频器件业已成为我国5G产业需要突破的关键环节。

虽然距离5G商用只有不到3年时间,但5G距离完全成熟尚有距离。当前5G正处于核心技术、标准的关键阶段,不仅仅中国,全球主要国家和运营商都在相继启动5G实验,出台国家战略进行产业布局,以期尽可能抢占战略制高点。在合作大于竞争的主旋律下,中国5G综合实力的进一步提升,在接来下的两年仍至关重要。

科学 猎奇 娱乐 游戏 汽车 手游 金融 家居

新闻频道
国内国际社会评论文史专题经济新闻图库老照片
军事频道
军事要闻中国军情国际军情军事历史网友原创军事专题军事图库武器装备军事文化
汽车频道
车闻Update漫话车型漫记车映像实拍解析行业动态新车资讯独家评测汽车生活人文之旅
教育频道
留学移民高考中小学拒讲堂师说商道商论
游戏频道
游点意思网络游戏网页游戏单机游戏手机游戏军事游戏游戏产业发号中心游戏美女图说游戏囧游囧事
科技频道
业界互联网行业通信数码手机平板IT硬件相机笔记本家电产品库
旅游频道
X旅行视界目的地 美图发现社区
文化频道
专题非遗沙龙历史艺文博览读书图库书画禅文化
书画频道
资讯收藏展览在线展厅艺术家视觉专题
体育频道
国际足球中国足球NBACBA 综合体育图片汇总专题策划
视频频道
新闻军事中华出品原创娱乐纪录片微电影决胜海陆空
娱乐频道
明星电影电视音乐专题图库论坛
公益频道
老兵出镜老兵动态老兵资料库关爱老兵在行动公益组织公益人物
城市频道
城市聚焦城市设计城市生活城市策划城 市图赏城市加盟城市论坛
社区频道
中华论坛网上谈兵中华拍客社会时政国际风云生活消费休闲旅游美丽女人娱乐八卦经济风云情感世界文学天地
好医生频道
保健养生疾病防治行业资讯名医谈健康 医生专栏食疗跑步
经济频道
国内宏观海外经济产经商贸时尚消费电商眼球儿企业故事专栏评说识局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