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科技 > 互联网 > 正文

网约车司机现身说法:监管仍然存漏洞

2018-01-09 17:36:13       来源:中国商报

一些地方的网约车细则对户籍、车籍、车价、车龄、排量、轴距等作出的不合理限制,使得“打车难”“打车贵”的问题再次出现。

网约车在短短几年时间内迅速成长为现象级的分享经济模式。2016年,网约车行业先后迎来两份重量级监管文件: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以及交通运输部等七部委联合发布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从许可条件、许可程序等方面对网约车进行规范。随后,各地陆续在此基础上制定和发布本地网约车管理实施细则。

各地的政策明确了网约车的合法地位,但在政策落地过程中也产生了新的问题,关于打车难打车贵、规则严苛、涉嫌行政垄断等话题一再被提及。那么,政策施行一年多以来,网约车司机们的“生意”又进行得如何呢?

不合规的“身份”

网约车司机有北京户籍的人很少,持证上岗的也不多,并且还存在一些租京牌车开网约车的人。

北京的冬天,清晨六点半的天还没有完全亮透,48岁的网约车专车司机罗幼军(化名)就发动汽车准备出门“上班”了。当然,他的工作地点就是自己那辆白色2.0排量的丰田凯美瑞轿车。

河北籍的罗幼军到北京打拼多年,车是北京牌照,但“北京户口”却是他跨不过去的一道坎。按照《北京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实施细则》的规定,在北京街面上运营的网约车必须满足“京人京牌”,无论是车、驾驶员还是网约车平台都要持“证”上岗。不过,不合规的“身份”到现在为止并没有给他的网约车“生意”带来太多困扰。

“虽然非京户不符合网约车政策的规定,但是平台现在没有明令禁止,还在不断地给我们派单,只要是车牌达标就可以。”罗幼军表示,从目前的情况看,关于网约车司机的户籍要求在平台并没有得到严格执行。

根据政策,没有北京户口自然无法去申请网约车驾驶员证,但据罗幼军介绍,他周围的同行中是有北京户籍的人很少,持证上岗的也不多,并且还存在着一些租京牌车开网约车的人。“这种行为当然是铤而走险,一旦被平台发现,就会被封号。”

无“证”上岗,最怕遇到的就是交管部门检查,一旦被抓到就是大额罚款加扣车。因此像机场和火车站这种查得严的交通场站,是很多不合规的网约车司机最发憷的地方。“不想去也要硬着头皮去,因为平台给派单了,拒单的话会影响信用分。一个月拒单次数达到3次以上,平台就直接封号了。”

如果在运营过程中被交管部门“抓”了怎么办?罗幼军告诉记者,他也曾经向平台的“驾管”反映过这个问题,“驾管的说法是,如果遇到交通执法抓车,司机可以跟平台报备,然后平台会给司机提供一定的‘帮助’。”

罗幼军表示,自己目前没有被“抓”到过。不过,据曾被“抓”过的同行反映,拿着罚款清单和相关凭证到平台报备,平台会给全额“报销”。

“大不了再回去开黑车”

“我有车,也有熟客资源,真不让开(网约车)了,大不了再回去开黑车。”某网约车司机说道。

“原来我是开所谓的‘黑车’的,开黑车可比这舒服多了,一天轻轻松松挣的跟现在差不多,而且早早就收工回家了,不像现在,大半夜还得在外面接单。”在加入网约车平台之前,罗幼军曾经有过两年的“黑车司机”经历,显然,他觉得与开专车相比,开“黑车”要自由、轻松得多。

那时候从国贸跑一趟机场,至少得要200元,碰到雨雪天气,300元、500元也是正常的,但是现在从平台上就只能分到100多块钱。”

罗幼军说,开“黑车”的时候,他喜欢在国贸CBD附近或者高档社区“趴活”,逐渐形成了固定的客户群。“不论是包车还是接人,活儿有的是。”

罗幼军告诉中国商报记者,北京的网约车新政刚出台的时候,身边有一些非京籍的司机都很担心未来的生计,可他就完全不担心。“我有车,也有熟客资源,真不让开网约车了,大不了再回去开黑车。如果没有网约车,人们打不着车,不照样还得回到打黑车的时代吗?”

不过罗幼军也表示,与开黑车相比,开网约车更让人放心。“开黑车的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网约车就规范很多,有了政策的监管和平台的监督,在安全性和服务质量方面都有保证,对司机和乘客来说都有益处。”

钱挣得越来越少

开了三年网约车的某司机表示,“收入一直在下降”。他将约车订单量下降的原因归结为平台补贴少了,乘客叫车的情况也就相应减少了。

早上六点半出门,下午一点回家短暂休息几个小时,四五点钟再度出门,直到晚上12点收工。算下来,罗幼军一天的工作时长将近15个小时。

虽然工作时间长,但收入并不如人意。“从2016年开始就不太好干了,订单越来越少,以前一天挣个千儿八百不成问题,现在每天的流水也就600元左右,扣除油费饭费等消耗,纯收入大概能有400元。”一说起开“网约车”这项自己干了快三年的工作,罗幼军首先想到的就是不断下降的收入。他将订单量下降的原因归结为平台补贴少了,乘客叫车的情况也就相应减少了。

此外,平台对每单抽取的佣金也让罗幼军颇有微词,“按每单的20%抽成,我觉得这个比例太高了,希望能下降一些。”据了解,罗幼军所在网约车平台的计价方式在2016年8月进行了调整,此前司机端显示每单的流水,即乘客付费多少,司机端显示多少,调整后变为司机端只显示扣除平台抽成之后的实际收入。

“平台的宣传语是让司机一目了然看到自己收入多少,但究竟收了乘客多少钱,我们就不知道了,这背后可操作的空间很大。”

由于身在其中,罗幼军平时很关注网约车行业的动态,美团入局网约车市场的消息成为他最近和同行们讨论最多的话题,“听说美团客户端最近在北京开通了打车入口,补贴力度很大,对司机的奖励多,平台抽成也很低,据说只有8%。”罗幼军告诉中国商报记者,不排除以后“转战”美团平台的可能性,“咱是干这个的,自然是哪个平台挣得多去哪个平台。”

文章投诉热线:156 0057 2229 投诉邮箱:29132 36@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