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科技 > 业界 > 业界动态 > 正文

Uber车主遭大量封号:想维权找不到其办公地址

2015-11-10 01:15:53  中国青年报    参与评论()人

    “财富之城,成功之都”,对打车软件“优步”来说,成都市的这条招商口号并非虚言。10月20日,在进入成都一周年之际,优步中国宣布:成都已超过纽约,成为优步全球344个城市中订单量最高的城市;成都的注册车主达到77万,使用优步叫车的乘客有350多万人次。

    然而光鲜数字的背后,有关优步的争议也连绵不断。沮丧的出租车车主,被封号的优步车主,承担着潜在风险的乘客,口风谨慎的政府官员,自信满满的优步团队……变化正在影响每一个参与其中或被卷入的人。

    10月10日,交通运输部颁布《关于深化改革进一步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指导意见”)和《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管理办法”)。在“优步何去何从”成为热门议题时,一群被封号的成都车主却在为一个看似简单的问题苦恼:优步在哪儿呢?他们找不到优步在成都的办公地点。

    “他们就像打游击的。”一名车主这样形容。

    几百名车主都不知道优步在哪儿办公

    10月20日晚,一些车主口中的“游击队员”优步,在IFS国际金融中心尼依格罗酒店的露天酒廊举行了周年聚会。觥筹交错间,成都团队宣告成都已成为优步世界第一城。

    当晚“高大上”的气氛与优步在资本市场的受捧十分相称。根据《纽约时报》10月23日的一篇报道,优步正在计划新一轮10亿美元的融资,融资完成后,优步估值将攀升至600亿~700亿美元,成为全球估值最高的非上市公司。

    在频繁亮相媒体之际,优步也有着“低调”的一面。

    9月中旬,约有500名车主被集中封号,封号时,车主当周的车费还未结算,账户里的金额少则几百元多则数千元。于是,“如何找到优步公司”成了车主群里的热门话题。优步提供的沟通渠道都是线上的:邮箱、客服和“车主之家”手机应用。车主们这才发现,几百人的群里,竟没有人知道优步成都团队在哪儿办公。

    优步公共政策及政府事务经理黄蕾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优步成都公司是今年7月于成都市工商局正式注册的,他们没有在网络上公开办公地点,是因为根据他们在其他城市的经验,线下和车主接触并不能很好地解决问题。但通过工商系统,可以查到公司信息。

    在太升南路赛格广场地下一层占据一个小铺面的“远洋通讯”成了被殃及的“池鱼”。今年5月以前,他们曾售卖990元的手机,并帮助安装应用,开通优步账号,这比个人申请要快很多。

    9月14日下午,找不到优步的几十名被封号车主聚集到了远洋通讯的一处办公地点,要求远洋通讯联系优步的工作人员。感到人身安全受到威胁,两名远洋通讯公司员工拨打了报警电话。两方人马辗转来到黄瓦街派出所。

    车主越聚越多。派出所所在的吉祥街,一条平时十分静谧的绿荫路,被陆续赶来的几百名车主和他们的车围得水泄不通。

    黄瓦街派出所方面称,由于一直没有给出优步方面的联系方式——远洋通讯的人说他们在5月后失去了与优步的联系,事情僵持了3天。远洋通讯的职员都不敢回家睡觉,在派出所的沙发上“歪”了两夜。

    优步公司的有关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此次被封号的车主主要是在三环城乡接合部以及郊县的车主。优步进入成都以来,因刷单和违规,已有总共1万个账号被停用,其中有很多是重复注册的,这占到77万注册账号的1.29%。

    在优步成都公司提交给成都市公安局的“9月刷单车主聚集事件报告”中,优步称:“公司将进一步优化相关流程,从源头尽量避免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加强合作车主的宣传培训工作;针对刷单车主,采取分批分时封号措施;鼓励车主采取合理的沟通渠道反馈信息。”

    优步提供的“合理反馈渠道”是一份线上“优步账号复查申请书”。申请复查者需要填写姓名、身份证号等基本信息和申诉内容。到9月22日,已有485人填写了“账号复查申请书”。优步称,经总部技术部门核实,这批车主长期严重刷单,依旧会采取继续封号措施。

    优步方面对刷单的定义是:“优步是由平台根据到达时间、距离等因素进行自动派单,因此一切人为干预的下单,都属于刷单行为。”

    但令许多车主不满的是,优步在“封号”时,并没有提供相应的证据。

    “想跑的话,反正看不看都要同意”

    邓林海是成都第一批优步车主。去年11月,优步进入成都没多久,培训点设在青羊区东胜街,这是一条不到400米长的老城窄街。

    培训室在一间补习室里,门口立了个易拉宝。如此朴素的场景和邓林海想象中的“国际互联网公司”相差甚远,他一度认为自己“可能被骗了”。

    在30平方米左右的教室里,20多个车主接受了约1小时的培训。培训人员讲了优步的发展情况和基本模式。接着,车主们就去核实身份证、驾驶证、行驶证,拍了照,当场注册。优步还给没有苹果手机的车主每人发了台iPhone 4S,交500元押金,只能打电话、收短信和使用优步的应用。在9月下旬由于奖励减少而决定停开优步后,邓林海到优步客服指定的一家联通营业厅退还了手机,但500元的押金至今还未收到。

    据车主们介绍,此后优步的培训地点经常更换,“和打游击一样”。目前所有成都车主已依加入顺序被分为6组,各组的奖励规则和程度都不同,后加入的车主一般在线上完成注册,不再组织线下培训。

    邓林海问怎么签合同,优步的人解释签“加入优步平台协议”就可以。“想跑的话,反正看不看都要同意。”邓林海说,没有别的选择。

    优步模式在全球范围内面临的一个争议是,它与车主签订的到底是正式的劳动合同还是非雇佣性质的合作合同?

    优步公共政策及政府事务经理黄蕾说,Uber(优步)对自己的定位是“互联网 科技公司”,她称呼车主为“合作车主”。成都市泰和泰律师事务所的罗柯律师也认为,优步和车主之间不构成雇佣关系,他们不符合“一方支付报酬,另一方提供劳动,劳动是公司的主营业务且工具和条件由劳动用人单位提供”的特征。

    但罗柯律师指出,从合同关系看,优步提供的是“格式合同”,剥夺了对方提出协商的权利;车主作为完全民事责任人,有判断风险的能力,但他们因为有利可图,放弃了磋商。

    今年6月成为优步车主的唐昌国则是通过网络注册的,被分在2组。在9月被封号后,唐昌国自认为没有刷单。他给优步客服打电话,得到的答案是“系统问题,系统判断”,但没有给出具体证据。唐昌国同时是一个车主微信群的群主,他告诉记者,他和群里很多被封号车主都填写了“账号复查申请书”,但只是被告知“经核查存在刷单行为”,并没有给出进一步证据。

    一些车主认为依据系统算法判定的刷单,存在误伤可能。一种典型的刷单方式是“打针”:刷单者通过把自己定位到车主附近,虚拟出一个乘客下单。由于优步采取自动派单模式,一些不刷单的车主也可能被派到虚假订单。当订单反复取消时,系统可能判定刷单。

    另一种判定方法是短时间内出现重复乘客。而一些郊县的车主辩解道:在郊县,乘坐优步的乘客本来不多,的确可能载到一些“熟客”。

    10月接任优步成都分公司总经理的方寅说,优步反刷单技术的准确性是很高的,5年来,优步有在60个国家的数据经验,能判断什么是刷单表现;但不能保证百分之百没有误伤,因为任何技术都有漏洞,系统仍在不断完善。

    “我们很珍惜车主。”方寅说,在收到车主的申诉后,他们会专门派人去一项一项看数据,通过交叉验证的方式来提高判断准确率。封号是针对刷单严重的车主采取的措施,对不太严重的刷单行为会提醒或扣除奖励。

    而罗柯律师认为,优步方面以“刷单”违约为由中止了合同,有义务向车主提供违约证据。如果优步不能证明对方违约,又不恢复合同,就是违约行为,要赔偿对方的损失。

    但“账号复查申请书”是这样说明的:“如果未发现本人账号存在欺诈等违规行为记录,优步将补发已扣除费用;但不会承担任何复查前的其他经济损失。”

    优步中国企业传播总监王以超解释说,优步方面有现成的证据,之所以不提供电子证据,是因为车主有可能对其篡改。他又表示优步可以和车主在第三方,如公安机关在场的情况下,一起查看证据。但由于政府相关部门对治安的顾虑,这一方法从未实施过。

    黄蕾则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不提供证据的另一个顾虑是,可能为“反反刷单”提供技术线索。她同时透露,优步中国已经在上海和北京与公安部门展开了合作,向公安部门提供一些严重刷单的证据,近期会采取行动。

    而车主面临的尴尬处境是,由于私家车运营是违法的,他们虽然有维权的诉求,但并不敢借助正式的法律手段。“这不是自投罗网吗?”唐师傅苦笑道。

    政策变数将带来哪些影响

    即便争议不断,但高补贴及便利而便宜的乘车体验,让车主和乘客都对这个尚在灰色地带生长的新事物难以割舍。

    “投诉无门”的唐昌国仍在寻求恢复账号,被封号时,他账户里还有2000多元。车主吴有福告诉记者,如果能解封,他还是愿意跑优步,他说,现在他跑其他专车,更糟糕,“一天下来提20%,而且也罚款,说你有问题就有问题。”

    因为私家车从事运营的模式涉嫌违法,罗柯律师称他起初一直坚持不坐优步和滴滴,但有一次下大雨实在拦不到车,他试了一次打车软件后,现在也经常用了。

    另一方面,成都出租车行业受到了不小的冲击。在同心街的出租车餐厅附近,车主们午休的时间越来越长,因为赚钱越来越难,出租车出车的积极性像这个季节的温度一样下降。

    正在午休的黄师傅说,“成都的高峰期,(就是有)5万辆出租车在路上跑也不够啊。”成都市目前有1.5万辆出租车,对于一个有670万人口的城市来说,资源十分紧张;但如果发放过量的牌照,又可能造成非高峰期的拥堵,并影响出租车的盈利。

    庞大的人口、快速的城市化、紧张的城市交通,让“共享经济”模式有广泛的想象空间。中国是优步的必争之地:全球优步业务发展最好的前10个城市中,有4个在中国。目前,优步已在中国设立了独立的运营实体和境内服务器,正式入驻中国(上海)自贸区,注册资本金达21亿元人民币。

    但10月10日交通运输部发布的“指导意见”和“管理办法”给优步业务带来了一定的不确定性。

    “管理办法”要求,从事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的车辆,其使用性质登记为出租客运。而出租客运性质的车辆有一定的强制报废年限,这可能大大打击私家车车主的积极性。

    10月30日,优步宣布将停止在德国汉堡市、法兰克福市和杜塞尔多夫市的运营。主要原因是数月前,当地法院判定优步车主需要取得传统的出租车牌照,这使得优步难以找到足够数量的车主。

    方寅说,在成都的兼职车主比例为70%(每天0~4单,上线3小时左右),如果“管理办法”最后还是对运营性质有要求,对这部分兼职车主会有较大影响。

    “管理办法”同时要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者应当与驾驶员签订劳动合同。但黄蕾认为优步是一个平台,和车主之间如果构成雇佣关系的话,与“共享经济”和“互联网 ”的导向不符合。

    11月2日,来自北大、清华等机构的8位劳动法专家学者联名向交通运输部递交了一份建议,认为专车新政中关于要求“平台与驾驶员签订劳动合同”的内容与《劳动合同法》相关规定不符,建议对《办法》作出修改。

    成都市交通运输委员会副主任马取贵透露,就成都的情况而言,对互联网租车的具体管理政策将依据两个因素来制定:一是交通运输部的征求意见稿的最终定稿,这个定稿可能相对现在的版本有修改;二是在交通运输部定稿的原则上,成都市会根据本地情况,制定地方管理办法。他同时表示,交委支持新事物的发展。

    面对政策可能带来的变数,优步中国战略负责人柳甄表示:“每一个城市或多或少面临着交易先于制度的情况……对于这个过程,我觉得大家应该有耐心、有信心,而且乐观。”

    “让人们的出行像水一样顺畅。”这是优步创始人卡兰尼克对优步愿景的描述。

    “像水一样顺畅。”这也是仍在为封号而苦恼的车主的愿望。唐昌国曾告诉记者:“说实话,被封号的,90%以上都是刷单。”但他认为自己是剩下的10%中的一员。潮水汹涌,总有剩下的,哪怕是1%的人。

Uber车主遭大量封号:想维权找不到其办公地址

 

社会文史娱乐汽车科技旅游城市文化

新闻 军事 论坛 娱乐

新闻频道
国内国际社会评论文史专题经济新闻图库老照片
军事频道
军事要闻中国军情国际军情军事历史网友原创军事专题军事图库武器装备军事文化
汽车频道
车闻Update漫话车型漫记车映像实拍解析行业动态新车资讯独家评测汽车生活人文之旅
教育频道
留学移民高考中小学拒讲堂师说商道商论
游戏频道
游点意思网络游戏网页游戏单机游戏手机游戏军事游戏游戏产业发号中心游戏美女图说游戏囧游囧事
科技频道
业界互联网行业通信数码手机平板IT硬件相机笔记本家电产品库
旅游频道
X旅行视界目的地 美图发现社区
文化频道
专题非遗沙龙历史艺文博览读书图库书画禅文化
书画频道
资讯收藏展览在线展厅艺术家视觉专题
体育频道
国际足球中国足球NBACBA 综合体育图片汇总专题策划
视频频道
新闻军事中华出品原创娱乐纪录片微电影决胜海陆空
娱乐频道
明星电影电视音乐专题图库论坛
公益频道
老兵出镜老兵动态老兵资料库关爱老兵在行动公益组织公益人物
城市频道
城市聚焦城市设计城市生活城市策划城 市图赏城市加盟城市论坛
社区频道
中华论坛网上谈兵中华拍客社会时政国际风云生活消费休闲旅游美丽女人娱乐八卦经济风云情感世界文学天地
好医生频道
保健养生疾病防治行业资讯名医谈健康 医生专栏食疗跑步
经济频道
国内宏观海外经济产经商贸时尚消费电商眼球儿企业故事专栏评说识局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