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骏学历门牵出学历伪造地下产业:2万即可办理(1)

2010-07-13 09:48:29 韩朝 每日经济新闻 【

    7月8日,互动百科网评审部的负责人孔妍妍如以往一样一一审阅着用户重新提交的新版本的内容。

    但从中午开始,一个现象引起了她的注意。在众多提交的新版本的内容中,有关“人物”的修订量明显增多,尤其是对于学历的修改,相对于以往的增量,单是8日一天,就增加了70%~80%。此异常也引起了其他部门的关注,连公关部负责人李咏梅也来到评审部询问此事。

    这一日是“唐骏学历门”事件爆发的第三日。“唐骏事件产生了集中效应,修改学历的人心虚了,必是怕再在这样的事上栽跟头。”李咏梅推测道。

    唐骏事件背后的严峻事实是:中国高等教育学历的伪造早已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地下产业,在一次次的打击之下,该产业的技术手段也正在不断地“与时俱进”。

    8日后,“人物”的修订量仍在持续增加。

    假学历乱象

    对中国假文凭的泛滥程度,从街头的“办证”广告的数量即可窥见一斑。

    对于中国假学历的数量,目前并无权威的统计数字。不过,一组数据和案例颇有意思。

    一个是来自安徽省证书验证中心,从2001年9月成立到2005年,该中心共受理11858份学历文凭验证,发现假学历2736份,国家不承认学历468份,两项相加占总数的1/4强。

    另一个数据则是,从2002年到2006年底,全国高等学校学生信息咨询与就业指导中心共接受社会各界高等教育学历认证109141份,其中查处的“问题学历”约占查询总量的9.9%。

    从2002年起,中央四部委曾经组织一次整治官员假学历的严打风暴。在全国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县处级以上干部和中管企业领导人员共67万多人的学历、学位中发现了15000多例误填、错填或虚填、假填。

    官员热衷混文凭的目的很简单:升迁。

    被广泛引用的例子是江西省官员胡长清学历造假事件。据报道,胡长清在位时,托人在北京中关村大街上胡乱买了一个法学学士文凭,从此即开始以“北大才子”自居。对这样的公开造假行为,在胡长清担任江西省领导时,却从来没有人公开提出过质疑。

    “这都是面上的问题,老鼠称王,肯定是猫出了问题,中国人自上而下,骨子里都还延续着几千年等级制的思维模式和做法,而不能输在起跑线上的唯文凭论,正是在这种土壤下滋生的一种太普通不过的现象。”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顾海兵表示。

    2万元即可办理

    要找到办文凭的代理人并不难,在百度敲入“代理文凭”字样便出现90多万个相关网页,记者很容易联系到一名自称“专业办理国内外文凭、教育部学历学位认证书、留学回国证明”的专业人士Q先生。

    按照Q先生的说法,若记者办理一张美国大学的文凭并要取得相关所有证明的认证,全套需2万元(当然不分地方和学校),按照“行规”,记者需“先把个人资料发过来,同时预付30%的定金,他们办理好后给记者看货确认再付余款”,时间需4个月左右。

    至于原因,Q先生表示,此次为记者办理的文凭是可以在相关机构查询验证的,是属于高仿的。Q先生明确表示,该证书在美国大学的验证证明无法做到,但在国内的验证体系完全没问题。“国内用人单位都是通过查询教育部所属的一些认证体系来分辨您国外学历的真伪。”

    至于记者的“高仿证”能够通过认证的原因,Q先生表示,他们是通过一些内部关系办理这些事宜。

    而目前,还有另外一种方式可通过相关系统的验证,那就是利用黑客手段直接入侵教育部门和高校的正规网站,按照个人和教育培训机构提供的信息数据,在网站后台数据库添加不存在的学历和证书信息。曾有犯罪嫌疑人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先后攻击“陕西招生考试信息网”、“江南大学网络教育学院”等网站,向网站数据库添加公共英语三级、计算机二级、自考等各类信息2200余条,每条提成20~80元不等,共获利10余万元。

    而在整个链条上,也基本是“群体”合作。

    较为普通的一般分为三个等级,老板、中间人和直接与客户交易的联系人均单线联系,互不认识。

    对于该公司的规模以及情况,Q先生表示无法告知,“但2万元已经是超低价了,即便是团购也只能是这个价格,现在生意并不好做。一单生意层层分钱,分到每个人的手里并没有多少。”

共有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提交评论
更多"野鸡大学" 的相关消息
野鸡大学

论坛精华

IT新闻

IT人物

企业

产品报价手机-DC-笔记本-台式机-液晶-等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