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科技 > 互联网 > 正文

papi酱被“分手” 网红经济“退烧”

2016-11-28 09:12:09       来源:南方网

papi酱被“分手” 网红经济“退烧”

papi酱

虽然近日papi酱与投资方罗辑思维的“分手”闹得沸沸扬扬,不过渐渐退去虚火的“网红经济”并未过气。不光财报风光无限的微博被指靠网红经济催发了第二春,蘑菇街更是在“双11”弱化价格导向而主打“网红+直播+电商”概念,加上此前合一集团给予网红们与PGC(专业产生内容)们同样变现资源等表现,诸多企业都在用实际行动继续佐证着网红经济的能量。

半年梦一场

不管papi酱本人愿意与否,但凡提到网红经济,她几乎均被默认为该模式在中国的代表。这种标杆形象的不断夯实来自于papi酱4个月吸引粉丝1000万,来自于3月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罗辑思维等资本方的1200万元投资,来自于4月罗辑思维创始人罗振宇一手策划的首次广告竞标、来自于papi酱单条视频贴片广告2200万元的落槌……

这种高密度的曝光让这个“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女子papi酱因为爆红甚至吃不下饭。就在她亮相美国西海岸南加州大学进行第一次线下公开演讲后三周,papi酱的同学兼合伙人杨铭于上周证实罗辑思维已经退出投资项目,高开低走的矛盾感再次将papi酱推至舆论顶峰。

从papi酱团队今年上半年注册的徐州春雨听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春雨听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基本信息上可以看出,后者由前者控股,后者目前的股东包括杨铭、姜逸磊(papi酱)、天津真格天弘资产管理合伙企业、上海光诺源创业投资合伙企业、宁波星图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公司在今年8月底曾进行过股东变更,罗辑思维从股东名单中消失。

今年7月罗辑思维CEO李天田就曾在演讲时透露“分手”之意。她称,“投资这件事要画句号,不是我们投得不好,是因为他们太好,我们可能要赚很多钱,就容易受到诱惑。”罗振宇近日则补充,“我们把所有投资都撤出了,而且都是原价撤出,一分不挣。其实就是下个决心,专心做自己的事。江湖各种误读。谢谢关心。”

风口显阵痛

在这段复杂关系的开始结束之间,用户对papi酱的新鲜感也在逐渐降温。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一、二季度papi酱的视频在爱奇艺平台的播放量平均在600万左右,其中5月初的“papi酱的母亲节视频”获得高达897万播放量,而近两个月papi酱的短视频播放量则在46万-97万之间徘徊,仅最近一次突破100万达到359万。

有人降温有人则试图违规引发注意。媒体日前曝光,今年10月数名网络主播为吸引眼球来到贫困山村做慈善直播,他们录制给村民发钱的视频,等直播完成后又将钱全部收回,只给村民发放毛巾、肥皂等洗漱用品作为辛苦费。类似假慈善、模仿吸毒、淫乱表演、暴力等直播的负面消息禁而不止,网红经济风口的阵痛让资本也随之冷静。

早在4个月前,紫牛基金合伙人张泉灵就曾公开表示,“网红存在一定的生命周期,投资需谨慎”,这句话在papi酱与投资方“分手”的背景下一语成谶。据张泉灵观察,虽然现在直播平台上有很多新诞生的网红,但是经过几个直播平台上的实验显示,一些新崛起的网红能够“火”的时间平均不超过7天,并不是所有的网红都值得投资。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任何模式在发展过程中都会遇到瓶颈或阵痛期,这是难免的,尤其是在大规模资本催生之下更容易出现浑水摸鱼的情况,互联网近年来各种‘大跃进’的乱象背后很多就是因为资本,不过资本的嗅觉也是最灵敏的,两者相爱相杀”。

对于资本的利好作用,张泉灵则有自己的理解,她认为有一系列方法可以延长它的生命周期,孵化器可以帮助到网红的则是流量从哪里来、是否有持续内容的包装、怎么变现、怎样把青春期延长、怎么理解政策性风险。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共 2 页
文章投诉热线:156 0057 2229 投诉邮箱:29132 36@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