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科技 > 快讯 > 正文

北京171中学90后硬核老师:用一起中学让戏精学生个性化学习

2019-09-06 13:48:48       来源:项城网

“暑假结束了”,好像是一个成长的隐喻。

今年6月,北京市第一七一中学物理教师时子豪送走了他带的第二届高三毕业生。加上自己的高考经历,这是第三次“毕业”。

过去三年,硬核玩家时子豪用风趣幽默的风格和各种创意学习秀,陪这群个性张扬、渴望得到尊重的00后学生们一起“闹腾”,并把一个普通班的孩子全部送进了大学,一本上线率100%。

夏天过去了,回忆起“毕业前”的日子,时子豪老师有说不完的故事。

△北京市第一七一中学90后教师时子豪

01

“闹腾。”

90后的时子豪老师这样评价他的00后学生们。

“有着不安分的灵魂,想创造出来点什么东西来,引起大家的关注。”

李宇同学,“不安分的灵魂”代言人。学习成绩不错,但上课经常交头接耳。时老师一怒之下把他的座位调到前面,挨着讲台坐。一开始李宇老不乐意了,在老师眼皮底下难有小动作。但一个月之后,李宇又不愿意挪动了,他觉得在这里他能得到老师足够的关注,成绩也大有提升,简直是块“宝地”。

“戏精附体。”

陈昱同学,晨读时在教室里吃油条被老师批评了,他还挺高兴,因为自己成功引起了别人的注意。

在时老师的班级,很多学生都是这种“典型分子”。

时子豪自己倒是非常中意这帮“戏精附体”的学生。

“为什么会闹腾?他一定是在追求着自己喜欢的事物。我觉得这个年纪就是血气方刚敢于追梦的年纪,那是他们的滚烫、热血的青春。”

全校的运动会,别的班级都是篮球、乒乓球等,时子豪班搞的是蹦床秀,成为一七一中学全校运动场上另类的风景。

孩子们说:一七一中学从没有过蹦床项目,这种史无前例的运动秀能给自己的高中生涯留下点什么。

但难题来了,学校没有蹦床器械,孩子们只能自己想办法。全班发动,四处打听后,在一个同学的亲戚家找到了一个“废弃”的蹦床,但蹦床的支架全都“失踪”了。

于是,这个蹦床就需要二十多个人共同拉起来形成“人肉支架”。这可不是小事情,“人肉支架”需要抗衡蹦床人弹跳的力,力气小的很容易被弹起来的外力拽回伤到自己,而蹦的过程中如果一个“支架”受伤了,后果不堪设想。

即使这样,孩子们也没有放弃。每天都跑到操场上去练,最开始根本撑不起来,摔跟头的,撞到一起的,手被勒出水泡的,很多人心态一度崩了。

但一想到“自己是在完成一件比较厉害的事情”时,这群孩子们就又有了不能放弃的理由。那种疯狂刺激的弹跳、肆意地翻转、感觉嗨飞地球表面的蹦床动作,不管是跳的人还是看的人,都觉得刺激百倍。

“自己挖的坑,含泪也得填完,”时子豪笑着说。

蹦床结束后,所有参与的孩子都特别骄傲,他们觉得自己做了一件非常夺人眼目、在学校史无前例的事情。

02

做这群戏精的孩子王,不容易。身为90后的时老师觉得前几天自己还是个宝宝呢,忽然一下子要为人师表了。

时老师总结了三条“带孩子”理论方针:

首先要理解学生。

00后身上的那股闹腾劲儿,时老师特别懂。因为他的成长轨迹本身充满了“叛逆”色彩:学生时代就会因为一些小事跟老师顶嘴,叫板,斗智斗勇,甚至有次还把书一扔摔门而出。

作为北京土著,时子豪上大学时跟父母提了两个要求:不上北京的学校、只报师范学校。

大学之前没出过远门的时子豪决定彻底摆脱以往的生活环境,去外地独立生活四年,最终他报考了湖南师范大学学物理;而想当老师,则是他六岁时就立下的flag,理由特别简单:觉得老师的粉笔字很好看。

他感谢自己当时的班主任,总能保护他的个性,让他沿着自己的方向去成长,去尝试。如今,他也这样理解并尊重自己的孩子们。

其次要融入学生。

时子豪是个多才多艺的人,能歌善舞,平时在学校经常带着孩子们排练唱歌、舞蹈等节目,还参加过中国新歌声的比赛。他自认为和00后的思想差距不算大,对于不少事情还是有强烈的共鸣,比如学生们说的网络词语、年轻人喜欢的事物,能“hold”住这些孩子。

△时子豪参加中国新歌声比赛

△时子豪和孩子们一起唱歌

除了建立共同话题,还要多找机会一起活动。

“经常找机会刺激一下班里的活力,刺激他们的时候其实也是在刺激我。”时子豪本身喜欢唱歌,也经常带孩子们唱歌,主题是《蓝莲花》、《成都》、《平凡之路》一类的青春歌曲,有时还会带着他们跳抖音上的网红舞蹈。

回忆整个高三,刘晨同学记得最清楚的是每天晚自习中间休息,他都会下楼去操场跑跑步,时子豪有时候也会趁着空闲下楼溜达。跑步时俩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逗趣,时不时地聊会儿天成为了师生之间最好的交流方式。

“跟时老师一起在月光下的操场奔跑、打闹对我来说确实是一段有趣的经历,也是高三难忘的美好回忆”,刘晨说。

而最重要的是,要有新鲜的内容带领他们。

时子豪会在课堂上会讲一些段子,在欢声笑语中轻松学习。有时还会把教室“搬”到室外,比如讲到曲线运动、圆周运动等知识点的时候,他会把孩子们拉到欢乐谷,直接在游乐场讲课,孩子们玩嗨了,也记住了知识点;

有时还带着孩子们一起玩真人综艺游戏“撕名牌大战”,这种在玩儿中学的方式最受00后们欢迎。

但对于承受着高考压力的高三学生而言,这些远远不够。寓教于乐之余,时老师需要一种持续有效的方式来保持孩子们学习的热情,并解决学习中的问题。

高三,人生中承受的第一个真正压力。

这些闹腾的孩子在压力之下,也会迷茫、紧张、失衡。

张颖同学,一个和男生打打闹闹、咚咚乱锤的女生,却因为心理素质原因经常考砸,每次都是一个人抹眼泪。

“有次考完试发下去试卷,下课大家都去吃饭了,张颖独自收拾着东西。当着我的面儿,忽然眼泪就那样哗一下子涌出来,她哭得稀里哗啦特别伤心,就像高考考砸了一样”。

时子豪也承受着这样的压力。一七一中学是北京市重点高中,但时子豪刚接手这个普通班时,班级排名在全年级并不好,甚至可以说有点糟糕。如何把这群相对薄弱的孩子,都送进自己理想的大学,成为时子豪最大的考验。

03

时子豪开始寻求新的玩法,他盯上了科技产品。

“这代孩子本身就是互联网的土著居民,还都有个性,教学也得利用科技手段,而科技产品又能把他们的个性凸显出来,提高效率和兴趣”时子豪说。

拿作业来说,孩子其实不愿意做统一的作业,他们心里可能不是很服气,因为有些作业没有需求,有些是需要强化训练的。长此以往,他们就会把做作业变成应付作业。

时子豪给孩子们的新思路是:给孩子们“私人订制”练习。“如果你告诉他是给他量身定做的,他一定非常喜欢,起码心境是不一样的,”时老师说。

时子豪在同事推荐下尝试了“一起中学”作业app和智能阅卷扫描系统。这种工具使用简单,主要是采集数据、分析错题,并给出个性化的练习推荐,让孩子们拿到一份属于自己的学情分析报告,并有针对性地做题。

△一起中学智能阅卷扫描系统

每次学情报告,李宇同学都是第一个查看,看系统给出的成绩分析、试卷评价、错题情况等,他还会跟前后桌的同学比较,但每个人报告是不一样的,原始题目不同,难易程度也不同。

科技产品带来的个性化学习过程,让孩子们提升了效率,更清晰地认知了自己的问题。有了方向感,焦虑感就降低了。

但高考临近时,大家内心还是有些焦虑和急躁。很多学生被家长拉去上课外辅导班,进行高考前最后冲刺。

刘晨也有点着急,父母更是跑来问时老师如何选择。时老师给的建议是:与其跑来跑东听这个名师西看那个攻略,不如踏踏实实地在教室上自习,把高三一年所有的错题反复做、反复看。

“每个孩子情况不同。刘晨现在成绩比较稳定,再去冲刺可能意义不太大。反而他平时线上线下积累的错题,对他帮助会更大。我不建议他再去搞‘题海战术’。错题就是最高效的复习方法,也能培养出遇到问题时总结分析与多面思考的能力,”时老师说。

把自己的问题解决掉,高考就没问题。

△高考前夕,时子豪在朋友圈晒图勉励孩子们

刘晨的高考成绩非常理想,他原来在班级排名第十名左右,高考考到了班级第二名。

“你不能再用以往的经验去管理这些00后了,尤其是他们各自的特点很鲜明,还面临着高考的压力,老的管理方法需要调整和迭代,高考成绩不是终点,要让孩子们看到自己的一次次的进步”。

上个学期时,班级还没有600分以上的学生,期末的时候也只有三四个人,而最终高考有十一人达到600分以上,班级整体平均分也提高了40多分。

这场战役的胜利是属于时子豪和他这群00后孩子们的,借助“一起中学”等科技力量让整个班级跑得更快,给高考冲刺提供了很好的“助燃剂”。

暑假结束了。

高三那年哭过笑过的场面,铭记在时子豪这位90后老师的心中。而现在,他又回到高一带新的一批00后学生,去认识一张张更加稚嫩的面孔,认识一批新的闹腾的“熊孩子”。

三年以后,时老师和他的孩子们,又会面临怎样的一个夏天呢?

文章投诉热线:156 0057 2229 投诉邮箱:29132 36@qq.com

相关新闻